主页 > 移动体验 >办学校建医院‧王叔金低调为善‧儿子出书颂扬父奉献 >

办学校建医院‧王叔金低调为善‧儿子出书颂扬父奉献

作者:  · 2020-06-19 ·  296 views
办学校建医院‧王叔金低调为善‧儿子出书颂扬父奉献你认识王叔金吗?除了霹雳州实兆远道地人,王叔金的名气并没有远播各地。不过,比起我国其他早期成功起家的企业鉅亨,王叔金对社会的贡献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王叔金白手起家,逝世50年后遗留下来的不是一大笔财富或大企业,而是5所学校、公会、书报社、妇产医院、华人墓地等机构。由于为人低调,慈善与生意分明,不求名气,没有多少人知道他的故事。因此,他儿子王永裕为他撰写传记《王叔金:一位老华侨的奋斗历程》,歌颂他一生的奉献。霹雳州实兆远闻人王叔金是一个传奇人物。1884年出生在中国福建永春的一个农家,生活困苦。为了摆脱贫困,20岁离乡南下马来亚谋生,努力奋斗后于30岁前成为成功商人。事业有成后,他回馈社会,创办了学校、妇产科医院和益智书报社。王叔金于1964年逝世后,他的后人也继承了他服务社会的精神,除了定期捐献予《纪念王叔金教育基金会》,也创立血液透析中心,为肾脏病患者提供治疗。2014年是王叔金逝世50年纪念,已移居澳洲排行25的儿子王永裕和定居中国排行17的儿子王建士出钱出力,耗费3年出版撰写的王叔金英文版传记《No Other Way Out》。时隔一年,再推出中文版《王叔金:一位老华侨的奋斗历程》,以父亲的母语,记载他从贫困走向富裕,再致力于教育及慈善的历程。收集父亲事迹任务不简单撰写传记不容易,更何况是一个已故者的传记。不过,王叔金是具有远见的人,他把南来奋斗的历程巨细靡遗地记录下来。一直以父亲为荣的王永裕决定出钱出力,把父亲的献身精神化为文字,印製成书。这本书也是他身为儿子对父亲致敬的作品。现年66岁的王永裕曾在马来西亚从事城市规划工作,后于1988年与家人移民澳洲,为当地政府服务约20年。他娓娓道来出版此书的经过时,一直强调父亲对社会的贡献。他告知,他是在2010年时才开始着手整理父亲的手稿。虽然家族内不是所有人都赞同他出书的做法,但多数人还是给予支持及合作。首先,王永裕做了一本联络册,联繫许许多多的人收集有关他父亲的事迹,期间面对很多挑战。“当我决定开始时,就知道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任务,很多工作要做。我需要出钱出力,奔波各地收集更多的资料。虽然现今有了互联网方便很多,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会给予回应,所以还是得亲自去寻找。”对于出书的决定,他也不能肯定是否圆了父亲的梦。“他很低调,担任很多社团的职位,却没有要求出名。他认识很多有钱的名人,但他从来没有将慈善工作与生意连接在一起,没有靠人际关係。他去筹款是住在青年旅舍,从不花费在酒店,所以得到很多人的信任。”4年时间完成传记无论如何,王永裕并没有理怨过,因为他在决定时就明白没有回头路,不能半途而废。经过4年约8000个小时的努力,总算完成中英文版的传记,但他并没有因此停下脚步,还开设王叔金网站(http://ongseokkim.com/)。现在,他视此网站为另一个任务,不断更新资料,歌颂父亲的伟绩和贡献精神。“网上很多资料也只是英文,还有很多未翻译成中文,这是我接下来的工作。网站自2011年中开设以来,点击人数至今已达25万人次,我尝试将它做得更加完整,包括附上家族聚会的录影片段。”因为这个网站,他退休的生活比工作时还忙碌。“很多家族成员都很老了,我希望他们可以看到这些,所以我週末或週日都在工作。”他说,许多家族成员在知道他的努力后都会贡献一些资料,他更希望吸引年轻一代参与及协助维持此网站,了解他们的祖宗。《王叔金:一位老华侨的奋斗历程》在国内各主要书局出售,王永裕也送出200本给曼绒区29所华校以及其父亲创办的慈善机构。另外,他也送出100本至中国有关海外华侨的机构,比如大学图书馆、博物院及大使馆。非一般家庭生活已故王叔金与3名妻子,包括养子女在内,共育有44名孩子,家族庞大。目前,最年长的是王叔金的第三媳妇,也就是王永裕的第三嫂嫂,现年已96岁了。两年前,王永裕花了3年的时间,通过网络召集旅居在中国、新加坡、加拿大及澳洲等地的家族成员办了一场聚集400名成员的“世纪家族聚会”。问他几时再办聚会,他坦言,要办这样的大型聚会实在不容易,如果每5年能办一次就很不错了。王叔金逝世时,王永裕只有15岁。身为大家族的一分子,王永裕的童年生活肯定比一般人多姿多彩。“生活在大家庭里有好有坏,最好不过的是有很多人陪你玩乐,不好的当然是要与很多人流轮使用厕所、沖凉房,花费很多时间在等待。因为不够桌椅,我们也就轮流吃饭,好像工厂用餐般。”父身兼多职少在家至于如何“分享”一个父亲,王永裕说,这不是一个正常的家庭生活,他没有一家大小齐齐整整坐下来吃顿饭的回忆,更何况其父身兼多职,多数在外奔波筹款做慈善,一个月里最多只有一个星期在家。“以前的交通不像现在般便利。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要转很多趟的巴士或火车,所以他很多时候都在路途中。我父亲也就沿途筹款了。”回想起来,王永裕每个月只能见到父亲4至7次,最难忘的时刻就是拿到学校成绩单的时候。“他必须在我的成绩单上签名。每考获一个A,他会奖赏我50仙,所以我必须找到他。有时,就是在那时候发现他没有在家里。”当年,王叔金购买一片7英亩的土地建家宅,周围内有很多橡胶树,还有很多杂草。每当王叔金回家,总会带着一大班子女清理杂草,王永裕是其中一人,他也会因为这些劳力而获得奖赏。逝世前的两三年,王叔金才慢慢从慈善工作退位,待在家里时就常跟子女聊天,跟他们讲讲他的故事。那时,王永裕年纪还很小,现已不记得那时的话题了。中英双语撰传记王叔金的日记全以中文书写,王永裕却是受英文教育长大,除了福建话,完全不懂得中文字。所以,在撰写第一本书时(英文版),他得依靠受中文教育的哥哥王建士,现在要从英文翻译成中文,则由68岁的外甥陈昆峰负责。王永裕指出,父亲很勤力的写日记,每天回家都会用纸笔记录一天做过的事情,直到他去世那天。所以,家里有一个大书橱收藏着这些用墨笔写的日记本。也因为这些日记,让王永裕的整理工作容易许多。製200本书给下一代王叔金分别在1947、1957和1962年自行整理了三份回忆录。在他逝世前3年,他将回忆录印製成200本书,分发给下一代。现在,王永裕为父亲的手稿集结成书,出版中英文版的传记,总算是完成了父亲的心愿。此重新编辑的中文版传记为求无误,他们反覆对照了王叔金的手稿,并参考其他史实资料,整理了各个章节,比原先英文版的6章增加至8章,尤其着重编写第二章王氏祖先及家庭结构,也另外闢第五章,记录日据时期的磨难。针对翻译的问题,王永裕找了居住在马来西亚的外甥陈昆峰。陈昆峰之前在国家电讯公司服务,退休后就把时间贡献了给这本有关家族的书。“他找我做翻译时,我买了几本字典,中英巫的都有。”陈昆峰说。所有钱捐作慈善王叔金漂洋过海来到马来亚,早年时艰苦奋斗,运用灵活的生意头脑拓展生意,累积资金成为有钱人。“我父亲在二十年代时是个很富有的人,以现在的金钱来算,他是百万富翁。这些都是他通过做批发生意和管理园坵得来。但是,他将所有财富拿来做慈善,没有留下一分一毫给下一代。”当年,王叔金除了向外筹款,多数的捐款都是自掏腰包,事事亲力亲为。“很多有钱人只是捐钱赢名气,我父亲可不一样。他筹款、买地、建校、聘请校长老师,还要确保学校正常运作,不只是出钱这样简单。”亲自筹款确保职员有薪资1935年,王叔金设立南华学校时,捐出3500令吉买地建校,在当年,这是一笔大数目。以前的政府并没有津贴给华校,王叔金亲自去筹款,确保所有教职员每月都获得薪资,不容易。因此,有人说,曼绒区出了很多老师,就是这样。针对王叔金遗下的财产,王永裕笑说:“我父亲没有留下任何钱,只有一些产业,不然所有子女都要争家产。那些产业也在他去世后不久被卖出去分家了。”助子孙认祖归宗王永裕特别设立了王叔金网站,记录王氏历史和家族概况,还印刷了方便家族成员联繫的通讯录。他希望能让王叔金散落各地的子孙和家族的根重新连接在一起。为了这本书,王永裕远赴中国研究王氏的起源,并对父亲为下一代取名时没有沿用家谱而感到好奇。“我父亲是第廿九代,我们是第卅代,原本我们名字中间的字是`亢’,但他全部29个儿子中,没有一人用这个字取名。挑战传统儿女同一天办喜事“我想,我父亲的思想有别于那年代传统的人。他挑战传统,比如他的三子和第五的女儿同时在农曆新年正月初一当天结婚,这都是颠覆传统的做法。不过,他为大多数孙子取名时,又採用辈份用字`宗’,让他们记住自己在家族的辈份,确保家族血统的延续性。”王叔金是忠于祖国的人,他来马谋生后,先后回中国9次。1947年时,他将当年11岁的第十七子王建士送回中国,让他与在祖国的亲戚有了密切联繫,避免后代寻亲失联的情况。目前,王建士已78岁,是此书的作者之一。/副刊‧报道:李翠媚‧2015.02.06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