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奥秘国内 >办公空间再掀革命‧Coworking浪潮席捲全球 >

办公空间再掀革命‧Coworking浪潮席捲全球

作者:  · 2020-06-19 ·  614 views
办公空间再掀革命‧Coworking浪潮席捲全球SOHO全文为Small Office Home Office,按字面上看,意指小额投资、在家办公,和传统办公形态有显着不同。许多上班族都嚮往能成为SOHO族,尤其是那些天天都必须舟车劳顿出门通勤的,他们宁愿足不出户对着电脑独自工作,也不愿自己一天下来的大部份宝贵时间都是虚耗在车龙中车厢里。不过除了SOHO当红之外,职场上冒出另一个关键字:Coworking。这新奇概念让办公室再度掀起另一次革命,并于全球持续蔓延中。无可否认的是,SOHO族群正日益壮大,越来越多人以接专案工作取代传统全职工作。只要管理妥当,SOHO确实是很有效率的工作模式,一是不会因为生病请假而影响工作进度,再者也能免掉与同事相处,衍生办公室八卦等人事问题。此外,对于必须同时照顾家庭成员以及兼顾事业者,在家办公时间自主,何乐不为。只不过凡事都有它的一体两面,SOHO也有其缺失,在家工作往往容易分心,变成右手做家事左手忙公事,难以百分之百投入工作。有人则因为办公室就在家中而变成超级工作狂,一天24小时只要醒着就全心投入工作当中,家庭生活完全被工作绑架。此时共同工作空间(Coworking Space)的出现正好弥补SOHO的不足之处,这概念最早起源于美国旧金山。当地硅谷创业风气盛,但要新创公司在草创初期就在租金昂贵的旧金山有个办公室可不容易,车库也不是在旧金山市区人人都能拥有的,天天跑咖啡店既花钱且不方便会客或是开会讨论公事,在家里工作更是效率低又孤立无援,所以共同工作空间就这幺应运而生,解决自由工作者和小型新创公司对于办公环境的需求。每天全天候随时可以进出,会议室、网络、电话、收发室、印表机、厨房、咖啡茶水供应等一应俱全,收费方式则从个人当场以小时计算租借办公桌,到小型公司及以月为单位承租都有。告别一个人的办公环境,社群的力量在这里展现无遗。这些空间很强调“人”的元素,相信来自各方的会员能激荡出更多不同的创业想法,所以这些共同工作空间也经常举办活动强化会员交流。Coco共用工作空间聚集IT人Coco是美国明尼阿波利斯着名的共用工作空间,所在地前身是穀物交易所,是一座佔地1万6000平方呎的历史建筑物,该空间聚集大量IT人,当地市长曾邀请谷歌主席Eric Schmidt到访Coco,与租户聊天。英国首相卡梅伦在2010年公布,势要在东伦敦打造另一个硅谷,名叫Tech City,吸引大批跨国科网公司落户,其中谷歌便建了一座七层的共用工作空间Google Campus,去年3月正式揭幕,7天24小时开放予会员开工,咖啡室还有酒卖。Google Campus还拉了Seedcamp和Techhub做合作伙伴,Seedcamp专门在欧洲帮助创业人士,该机构每年分别投资5万欧元(约20万令吉)予20间公司,要求年回报8至10%。共同工作空间分享专业资讯根据专门介绍共同工作空间的杂誌Deskmag于2012年所做的第二次年度普查,全球的共同工作空间从2005年起每年几乎都以双倍成长的数量增加中,除了盛行欧美地区之外,亚洲国家包括日本、香港、台湾、新加坡和泰国等也都出现不少共同工作空间。至于大马呢?今年3月才新开张的“窝在一起工作坊”(Together Workspace),宣称是新山第一间共同工作空间,其创办人是黄颖涵和谢伟健,两人表示其实在吉隆坡至少有5间共同工作空间,在正式开店前他们也都曾去勘察一番刺探军情。误打误撞而成这对情侣档忆述当初会选择共同工作空间作为创业起步,完全是误打误撞。“我们俩之前都是在吉隆坡升学然后工作,接近七年多的时间。”从事室内设计的谢伟健说道,到了第五年他萌起创业的念头,改行成为自由工作者,而黄颖涵也正好打算辞掉品牌行销的全职工作,全心经营自身的网络服饰店。“我们一开始是在自己的家里工作,生活圈子就只有我和她。”谢伟健话音刚落,黄颖涵即刻补上一句,“就很宅男宅女的生活,哈哈哈。”当时候的两人几乎都足不出户,都在同一屋檐下吃饭工作睡觉。后来,两位游子有意回老家新山作长期发展,观察到共同工作空间在这南方城市是个新奇概念,可行性很高,就开始着手计划。“反正我们都打算租一间办公室,只是两个人所需要用到的範围并没那幺大,就将它规划成大家都可以一起工作的空间。”黄颖涵接着说,“这样一来我们可以结识新的朋友,而他们来自各个领域,也可以与我们分享他们的专业知识,使我们的资讯能够一直不断更新。”每週日办工作或讲座“窝在一起工作坊”设在店铺二楼,一进门,先会看到一整排书架,架子底下是供人随性坐卧躺的阅读空间,而右边靠窗位置则是开放式办公桌,大约有五六张桌子。由于座位有限,谢伟健说,最多可同时间容纳25名租户。店里设有会议室、置物柜、印表机、网际网络、茶水间,收费方式则视不同配套,有月租型和限时型。谢伟健透露,店内目前接待2名月租户和1名限时户,上门光顾的则以散客居多。为了推广交流活动,黄颖涵表示,店里接下来计划每逢週日能举办工作坊或讲座。“我目前正推行一个笔记分享活动,探讨如何成为一名笔记达人,谈时间管理或整理术,毕竟我们所拿到的数据都是来自其他国家的。”她进一步透露,这项活动将开放给各行各业的人士参加,未来极有可能集合成册,出版成工具书。罗惠尹保险业务员我的直属上司在外埠,因此我在新山是独立作业。一般的业务员都会有自己的办公室,而我却没有。在这里还没开张之前,由于我是某社团的文书,久而久之社团会所就成为我的私人办公室,佔据里面其中一张桌子。在家办公对我来说不太方便,也没有办法专心工作。虽然我的工作时间自由,但我给自己立下规定,只要一踏出门,就要待在外面一整天才能回家。以前我和上司开会,通常是在咖啡馆,但都不太方便,现在我会邀上司到这里讨论公事,毕竟这里有会议室,文具设备也十分齐全。黄世锦程序编写员我的总公司位在新加坡,除非是开会,不然我都无需到公司上班,毕竟每次出勤车程就要花2个小时。在家办公工作效率不佳,看到床想睡觉,一整天没看到他人会发闷,而到咖啡馆办公则很不方便,像只是离开桌子买一杯饮料,东西就没人看顾。我曾在台湾和美国硅谷短期逗留,体验过两地的共同工作空间,获得很棒的经验,除了能结交许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也能从中了解彼此的文化差异。我目前是这里的月租户,我认为共同工作空间有助提昇我的工作效率,因为它会是一个很好的推动力。你知道吗?甚幺是Coworking?举凡IT专才、摄影师、编辑或创意人等自由工作者以及来自各领域的小资创业人士,大家共享一个空间一起工作,藉此达致相互交流的目的,并分享彼此手上获取的最新资讯。/副刊‧报导:周岳翔‧2013.04.25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